千家文门户 ---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,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
千家文 > 炎宗 > 异国猎宝档案

第791章 事发突然 文 / 炎宗

    在古董文物一道上,马文涛绝对是李承的志同道合者,甚至,他比李承更像一位大丝国民族主义者,相比他,李承锉得多,更像一位打着民族主义名义一心赚钱的古董商。

    兰国现身丝国真身佛像一事,李承自然要和他商议的。

    "你说的是......真身佛?不是正身菩萨?"听到这则消息,马文涛惊讶地从沙发上站起身。

    他是个懂行的,装有僧人骨物的佛像,有不同叫法,如果只有手指或其他骨物的,就叫正身菩萨;如果是全身的,就叫真身佛。

    "你着什么急?这事我来处理。"李承知道答案,但这个答案只能埋在心中,笑着压压手,"不论是正身菩萨还是真身佛,都得请回来。我正准备与拉夫特一起,东西夕洲走一圈,考察三人组店铺进军夕陆的事,一道把这件事也办了。"

    "这种事,夜长梦多,越早了结越好。"听说李承亲自去办,马文涛点点头。忽然,他又想到李承提过的中间人,"提供信息的,就是你说的那位瓦宁根大学教授?"

    李承点点头,琢磨着要不要告诉他,自己对许靖冕教授的怀疑,想了会还是算了,毕竟只是自己猜测,做不得数,不过,那张黑金名片的事,还是可以问问。

    于是,将洪泽涛的名片掏出来,"阿里汉,这人就是星洲洪顺堂的坐馆,那天我参加的黑市背后组织方,也是许靖冕教授推荐给我的,说是这人收货价挺高。"

    "许教授什么意思?"马文涛听罢,眉头皱了皱,拿起黑金名片瞅了眼。

    李承耸耸肩。

    马文涛眉头皱皱后展开,将名片重新扔在桌上,"这位许教授,只怕背景有些复杂。你这次去兰国要小心,防人之心不可无!"

    他家经营当铺,对这种勾心斗角的做局,见得太多,所以,很快从这张名片中看出点头绪。

    李承笑着抬抬手,"你多虑了,真身佛像作伪,几无可能。当然,我会小心的。"

    李承猜测对方想要拉拢自己而不是做局坑自己,这点判断还是有的,只是这话不太好说。

    "哦,对了,还要和你说件事......"李承想起和拉夫特电话时,聊到的泰坦尼克号瓷器清理竞标一事,"施密特打捞公司,也参与泰坦尼克号瓷器清理竞标,你知道吗?"

    "那家兰国公司?"马文涛反问一句,等李承点头确认后,摆摆手,浑不在意,"那家公司我听过,用超声波清洗。去年九月份,他们在地中海打捞上来的"安菲尔号"大帆船,其中有一万多件瓷器,清理时的剥釉率高达百分之三十九,清理效果还没你弄得好。"

    安菲尔号大帆船是十八世纪西国货船,1723年夏天,在地中海遭遇风暴后沉入海底,没想到,竟然被施密特公司打捞起来,只是,这清理效果......实在太一般。

    剥釉,就是釉片脱落。瓷器被海水浸泡后,内部结构相较正常瓷器,变得更松散,而超声波清洗原理,就是利用声波震荡,破坏瓷器表面附着物结构,若是控制不当时确实会出现大面积剥釉。

    李承摇摇头......近四成的剥釉率,还是太夸张。

    皇家泰坦尼克公司,租赁深海潜水设备,利用机械臂在深达三千多米的海洋底部,辛辛苦苦打捞的瓷器,又怎么会舍得让施密特公司这么浪费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这家公司,不足为虑。

    "拉夫特要来星洲?"马文涛端着李承今天从万库那里剥削来的猫屎咖啡,滋了一口后问道。因李承关系,他与拉夫特、内马尔、安德烈都认识,关系处的都还不错。

    "嗯。有个英伦妞,想要入股三人组公司,用英伦集货做筹码。"李承揉揉眉心,"这事该拉夫特负责,让他来谈,成不成的他说了算。"

    "这不好解决?你们在欧罗巴单设公司,重新吸纳当地股份,就跟香江三人组一样操盘就是。"马文涛不觉得这事有什么可发愁的。

    "你说的这种方式我也考虑过。可是......这位英格兰妞,家中就有伦州很知名的二手店连锁,如果是新公司股东......"李承摇摇头,笑道,"有货源,二手店经验现成的,甚至人员都不用经过多长时间培训。你说说,她为什么不自己开设一家?"

    "你的意思......"马文涛沉思了片刻,眼神一亮,抬头问道,"你怀疑,她猜透你们三人组公司近两年上市?想要成为原始股东。"

    李承双手一摊,"除了这个,我猜不到第二条原因。哦,那个英格兰妞,以前是巴林银行的自由董事。"

    "那是得好好考虑。"马文涛扬扬眉,朋友之间,建议可以,他不会给李承或拉夫特做决策。

    又想到自家问题,"印州陶艺工坊,你有上市打算么?"

    "你决定。"李承耸耸肩,不过他很快又补一句,"如果不差钱,我不建议上市,为你着想!"

    一旦上市,势必有董事会、监事会还有股东大会,管理层很难做的,远不如现在这样,除了账目审核,李承不怎么问事,马文涛什么事几乎都能一言而决。

    马文涛朝李承扬扬眉,一副你很识相的臭臭表情。

    两人正聊得欢快,马文涛的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他笑着接起电话,和对面的人聊了几句,表情瞬间凝固,继而变得阴沉。如此快速变脸,李承看得一愣,"怎么了?"

    "出事了!你和我走一趟陈家!路上跟你说。"撂下电话的马文涛,拉着李承就走。

    今天本来挺开心的,与陈家完成交易协定,各有所得,陈家原计划晚上七点在阮记餐厅宴请李承马文涛一行呢。

    可谁也没想到,意外突发。

    下午五点,也就是刚刚,刚上市的《新民晚报》,刊登报道一则《陈之初老先生的藏品,该不该离星?》的文章,对陈家出藏,提出质疑。

    陈家人看到这则报道,差点吓尿了!急急忙忙给马文涛打电话,商量怎么办。

    路上,郭重元买回一份今天的《新民晚报》,李承与马文涛都大略浏览一遍。

    这篇文章,质疑的并非"陈家有没有权利出藏",也没有说陈家爱财之类的,而是先提出陈之初藏品的意义所在,珍贵之所在,然后以质询的口气提出,"星洲为什么不能将陈之初藏品全部承接下来?这是不是文化部门的不作为?"

    李承啧啧嘴,这篇报道,还真特喵的打中七寸,也难怪陈玉志父子惊吓,这家媒体纯粹在带节奏。

    事情的起因,与李承和陈家没放在心上的星洲美术馆,有直接关系。

    早在李承插手陈家藏品之前,陈家有心放藏,但也意识到有舆论压力,所以,特别找到星洲美术馆,商谈捐赠一事。

    双方商谈了两轮,陈家认为星洲美术馆不具备保存古董文物的条件——这是事实,但还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陈家当时没拿定主意究竟是否要放藏,也就是说要不要捐赠,他们还没真正下定决心。否则......呵呵,陈家藏品中,百分之三十都是近现代名家作品,这些藏品可是完全符合星洲美术馆的收藏条件的。

    自从李承出现后,陈家找到更好的合作对象,星洲美术馆那边自然也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星洲美术馆的人肯定心底不舒服——呢嘛,你陈家那么多任伯安、张大千、徐悲鸿、齐白石的作品,怎么就不能捐赠?

    于是,一位心中不忿的星洲美术馆工作人员,在得知陈家出藏的事情敲定,星洲美术馆彻底没了指望之后,直接给《新民晚报》打了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别说为什么会泄露秘密?

    星洲就屁大点地方,陈之初的藏品在星洲很有名,有心人想要关注,怎么也能拿到结果。

    这位星洲美术馆的工作人员,虽然没有明着说陈家爱财,可他特别强调,星洲是个历史并不长远的国家,文化积淀并不丰厚,陈家藏品具有很特殊的意义。现在陈家放藏给北羡,绝对是星洲文博产业的一大损失!而且这种损失是不可逆的!

    李承不得不承认,这波节奏,带得相当漂亮,陈家立即被置身于风口浪尖。

    这件事发生的相当突然,打了李承、马文涛与陈家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按照原计划,明天藏品装箱转移,后天上午,马文涛代表印州陶艺美术馆,与陈家一起召开新闻发布会。即便有舆情反弹,东西已经出境,天高皇帝远的,星洲难不成还会去追讨?

    现在,藏品还在陈家放着呢,《新民晚报》的报道,让这批货面临着巨大的"出门"压力。

    等两人赶到陈家时,陈家三口还有杨镇荣以及律师,正聚在一起商议。

    见到马文涛,陈硅冒出一句略带抱怨的话,"你们整的捐赠新闻怎么不先发出来?"

    李承有些诧异的看看他,这时候不抱团共克时艰,上来就抱怨?

    平时看不出来,出事才能明白,陈家三代,还真是一代不如一代。

    相比马文涛,陈硅差的太远!

    马文涛没理会他,李承笑着伸手拍拍陈硅的肩膀,"别急,小事一桩,不会让陈家难做的。"

    话依旧客气,可李承心底,已经将陈家划到不可深交的那一群"朋友"中去。

    这时,陈玉志出面,沉着脸骂了儿子一句,"你在瞎说什么呢!新闻发布会的安排,不是我们两方商量好的吗?"

    他又转脸朝李承和马文涛苦笑,"两位,有什么好办法?我这可是火烧眉毛了。"
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