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家文门户 --- 致力于打造国内最全,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络门户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
千家文 > 怅眠 > 嫡女娇妃

第五百三十九章、开始出招 文 / 怅眠

    苏向晚弄清楚了情况。

    她跟顾婉在亭子里坐着,徐徐出声:“不是说亲,你不必这般着急。”

    顾婉依然焦虑,“跟说亲也差不了多少了,不然那兵部尚书的夫人,好端端地上门做什么,我母亲还要喊我出去见一见。”

    苏向晚犹有印象。

    那时候顾夫人就属意兵部尚书家的程小姐,想给顾砚说这门亲事。

    后来到底是没说成。

    但以她看来,至少顾夫人对程家印象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我想着还是不妥了,程家有个跟我年纪差不多多少的公子,我母亲之前还跟我提过几次,我又不放在心上,今日想想,总是不大对劲。”顾婉来回踱步走,“你说那两人在那聊着聊着,会不会一合计,就把我亲事给顺便说了。”

    苏向晚喝了口茶,点点头:“嗯,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顾婉没听到安慰的话,见苏向晚点头肯定,脸色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觉得有可能?”

    “至少你母亲对程家印象不错,加之你也是说亲的年纪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我……我大哥那还没着落呢?”

    苏向晚又点头道:“那也有可能是找程夫人聊顾大人的亲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程家小姐都许人家了,他们家没其他合适的女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是吧。”苏向晚慢慢开口。

    顾婉顿了一下,她有些疑惑地看着苏向晚:“你平日不是最有主意的吗,今日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向晚起身,把顾婉拉过来坐下,“我说的是,你不必担心,这事不是冲你来的,你把心肝放肚子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冲我来的,是……”顾婉看向她:“冲着你?”

    苏向晚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谈亲,是警告。”

    程夫人跟顾夫人来往也不是一两天了,要真有那份心思,不至于拖拖拉拉到了今日。

    苏向晚又问她:“程夫人说不定就真的是来做客而已,倒是好端端跑你面前嚼舌根子的人,你得多留意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有人故意要引我误会?”顾婉又仔细想了一下,“这有什么好处啊?”

    苏向晚敲了敲桌子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说了,是警告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只是找个人,来顾婉面前嚼舌根,让她误以为是要说亲。

    下一回,就是真要说亲了。

    而顾婉若然说亲,对谁利益损害最大?

    是存着对顺昌侯府和豫王府有意图的许和珏。

    苏向晚怂恿他出手对付郝美人,这才会受到郝美人的警告。

    当然,也是对她的挑衅。

    人家正在迫不及待地等她自己出手,好挖坑给她跳。

    “这么阴险,只会在暗地里搞小动作。”顾婉实则太憋屈了,“怎么就不敢跟我明着来。”

    她又意识到什么,跟苏向晚道:“不过你说的对,能到我面前嚼舌根子的人,我是该注意下了。”

    顺昌侯府没有了聂氏和顾澜之后,她跟母亲的日子实在过得太顺遂,以致

    于什么牛鬼蛇神都在到她们眼皮子底下蹦跶了。

    苏向晚觉得挺好的。

    顾婉有危机感,只要她跟顾夫人有心警惕起来,这府里头就闹不出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离开顺昌侯府的时候,天色还不算很晚。

    苏向晚对元思开口道:“不急着回府,去运河边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又一年的端阳盛典要到了,此下的运河是风景最好的时候。

    元思没有多话,只是照办。

    青梅还劝了一下:“姑娘,四处危机,你如今身份尴尬,还是不要到处乱走的好。”

    苏向晚看她:“你怕遇着危险?”

    青梅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虽然有武功,元思也有武功,但人到底带得太少了。

    苏向晚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你家王爷不见人,暗卫倒是给我留的不少。”

    他只是自己不出现而已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刚下过雨,运河的水位上涨许多,整片河域水流不息,粼粼盛着夕阳余光,自有另外一番广阔的镜像。

    苏向晚顺着树荫往前走,有一步没一步地踩着自己的影子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运河边很安静,除了她就没有其他人了,苏向晚短暂地放下戒备。

    小路边上有小石子,她随手拿起来,在手中轻轻掂量着。

    悠闲的时候,最适合想事情。

    苏向晚想得入神,青梅在她后头忍不住出了声,“姑娘,后头好像有人,要不我们回去吧?”

    “有人?”

    这时候谁有兴致会跑到这里来?

    苏向晚慢悠悠回过头,远远地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她晃了一下神。

    那是——苏府的马车!

    苏府的马车她从前坐过无数次,那种富贵豪气的样式,是最惹眼的。

    那是典型的,在人群中只要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奢华。

    从前苏向晚还研究过,那种马车做出来的成本要花多少钱。

    苏府没有什么惹眼的标志和族徽,但苏向晚毕竟在苏府那么久了,来来回回马车坐过无数次,她不可能认错。

    那马车不紧不慢地走着,而后停在一颗大树下。

    车夫回头不知道说了什么,帘帐之下,看不出里面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苏向晚眉头忍不住凝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丢掉手中的石子,对青梅道: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谁都好,苏向晚都不想在这个时候见到苏家的人。

    青梅看不出什么,她只当苏向晚避讳外人,当即跟着苏向晚往回走。

    元思这会也跟着回来了,他对着苏向晚道:“后面有苏府的马车。”

    苏向晚已经看到了,她开口道:“回去吧,不要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元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苏向晚留了心眼,她对元思道:“你暂且躲在暗处,让青梅驾着马车就行。”

    安排完毕,青梅和她上了马车,准备回程。

    马车开始走动,速度并不快。

    车轮子碾过小石子,弹出一小点轻微的响声。

    苏向晚感觉自己的心也被石子弹了一下。

    马车走动没有多久,就

    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苏向晚眉头下意识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青梅回头挑开帘子对她道:“小姐,那马车上下来了两个人,朝我们来了,在前头挡着路,不知道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她沉默了片刻,而后才道:“先看看对方的目的吧。”

    苏向晚跟苏府之间,算是割离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若说还有什么情分,也就是柳姨娘,苏勤良和苏玉堂帮过她的那些情分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……

    跟她都没什么关系了。

    青梅收下了帘子。

    她正襟危坐,拿出了世家望族里头应该有的管家丫鬟架势出来。

    苏向晚见识过,青梅摆起架子来,是很唬得住人的。

    嚣张之中要带点鄙夷,鄙夷里头还有带点高傲,高傲得来又不失贵气,贵气得来也不能有失身份。

    脸上要清楚写明白了——很不好惹。

    帘外这便响起了青梅的声音,冷漠又客气:“半路拦车,也不知是哪一家出来的,这么不懂规矩?”

    苏向晚看不见青梅的神色,但都能想象她是怎么一副盛气凌人的态度。

    对方也开口了,声音恭敬又客气,“唐突了贵人,实在抱歉。”

    苏向晚一听对方开口,眉头就跳了一下。

    外头的人又继续道:“我乃京城富商苏府的大小姐,苏远黛,在这里先给贵人赔罪,只望贵人大人不记小人过,容我一个开口说话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——果然是苏远黛。

    那声音再过多久,她还是能一下子就听得出来。

    苏向晚再碰上苏远黛,心情起伏并没有那么大,顶多是有几分唏嘘而已。

    她是典型的拿得起放得下,那时候杀了喜鹊,离开京城,这个“大姐”就从她生命里剔除出去了。

    从前她对苏远黛,真心把她当成家人是事实,远离男主,撮合她的爱情,想尽办法也要改变她的结局,这些都是出于本心,并没有图过什么。

    可能后来还有误会,或许也不是误会。

    但这份情分变质了,也没有办法再互相扶持一块走下来,她也就割舍掉了。

    苏远黛选择了她要的人生。

    她也有自己要走的路。

    青梅听见对方叫苏远黛的时候,还是有那么点惊讶的。

    不过她一点端倪都没显露出来,她见苏向晚没有半点出声的意愿,就知晓她不想应付这两主仆,便直接出声打发道:“不容你说你也说了这么多,我们家姑娘脾气好,不愿出声给你们难堪,但实则没空搭理你们,你们最好见好就收,快些让路,不然一会我可就得亲自教教你们规矩了。”

    苏远黛唇抿得紧紧的,她看了看低垂密实的帘子,似乎意图透过帘子看到什么。

    哪怕青梅说的这么不留情面,她也没有要退开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只是问:“不知你家小姐……是哪家的小姐?”

    “放肆。”青梅冷喝了一声,她瞪着苏远黛,语气里已然有愠怒:“我们家姑娘也是你配

    打听的?”

    苏远黛站得笔直,目光无惧:“说出来不怕贵人笑话,我有一个疼惜的妹妹,但那个妹妹不见了,方才我在路上偶然看到你家小姐的模样,觉得甚是相似……当然,也有可能是我思妹过甚,以至于看花了眼,但还请贵人谅解我一片思念妹妹的心情,我不过是想来看一眼,若然不是,也便死心了,贵人哪怕是要打我罚我,我都绝无怨言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